浅谈微课、翻转课堂和慕课的粗略区别和联系

Li-dudu老师 发表于 2015-4-29 21:39 Wednesday 翻转课堂 超过3169围观 0条评论

 

浅谈微课、翻转课堂和慕课的粗略区别和联系

淮安曙光双语学校初中部   朱芹

微课的火热程度,已经达到了它意想不到的地步;而带有借鉴拿来主义的翻转课堂教学法也纷纷开始流行并推广起来;还有一个与这两者似乎有关联又有明显区别的慕课(MOOC)也大肆被众人所知晓,笔者是个很幸运的人,不仅是因为在去年暑假有幸学习了中国大学MOOC北大教授汪琼教授的《翻转课堂》这一门在线公开的大型课程(当然也被称为是一门网络的MOOC),还因为这门课程的学习,又有幸的学习了北大汪教授的另一门MOOC课程《教你做MOOC》,甚至还有因为《翻转课堂》这门课程理论的学习,再加上笔者又是一个一线的教师,执着又艰难地用翻转课堂的理论知识在实际教学中进行了初步的尝试实践,因而,在一步步实践和反复学习中,才敢提起手中的笔,来浅层次的说说这三者的关系和粗略粗别。

关于微课

看过无数个比赛网站上的不同学科和不同层次(指的是一些有专家们评出的各种获奖等级不同的微课作品),也在网络上聆听过很多专家对微课定义界定的讲座,还有很多专家对微课研究所产生的理论。笔者虽然不能用相当严密和科学的语言来定义微课,但是在实际制作微课中,笔者认为微课最核心的组成部分应该就是一段能呈现给学习者观看学习的短小的视频,只不过这个视频具有比较严格的时间和内容的限制,一般情况下这个微小的视频只能包含一个完整的小知识点的内容,而且时间不宜过长。

从微课制作者的角度来讲,制作者想要做出一个像样又合乎微课一般特点的微课出来,制作者得从众多的专业知识中选取一个适合做微课的小角度或者小知识点(因为并不是所有的知识都适合做微课),然后组织构思能够最好呈现这个小知识点表现形式的视频设计,期间还包含制作者需要为制作这个微课所做的一切准备,比如:小知识点的确立,小知识点的内容分析和设计(一般情况下也被称之为微课的教学设计),还有脚本定稿等,一切准备就绪后,就可以开始制作了,最终用各种不同的软件工具打磨出来的成果,狭义上就可以称之为它是一个关于什么知识点的微课视频了。当然,现阶段还有很多学者和专家还说道,微课的组成部分还有制作者设计根据小知识点设计的相关教学设计、素材课件、教学反思、练习测试及学生反馈、教师点评等辅助性教学资源,这与笔者上面所说的微课的核心组成部分是不矛盾的。

说白了,从狭义上或者孤立来看微课就等于一个小视频是有其合理性的,只不过这个小视频在内容的呈现和形式上会收到的先关要求的限制,但最终呈现给学习者的最主要核心的东西就是一个小视频。就如一个人具有人性的核心特质,其他人也有人性的核心特质,只不过在众多人员当中,世界不会有一模一样的人存在一样,微课也这样,它最终还是属于的类型,但它有与其他类型的课本质不同之处,除了这种用小视频形式并符合微课特质的这个成品,它叫微课意外,其他的都或多或少都不符合微课的核心内容,所以,有时候我们可以称作为伪微课;再者,从微课学习者和评价者的角度来说,我们一般都还是狭义的认为关于某一个小知识点的微课,它最核心的部分还就是一个小视频,我们可以从这个简短的小视频中得到一些启示或者学会一点零碎的知识,至于学习者和评价者会不会在自己的生活中运用这一零碎的知识,或者学习这一小视频有什么样的目的,这还是要具体从学习者和评价者的要求来分析。

关于翻转课堂和微课

首先,笔者在此想说清楚的是,网易爱课程中国大学MOOC平台上北大汪琼教授开设的《翻转课堂》这门MOOC中的翻转课堂,指的是如果教育者想要在实际教学中实践翻转课堂这种教学法,教者可以从这门课程中提前学习到一些关于翻转课堂的理论知识和了解一些已经走在翻转教学路上的所遇到的问题和案例经验,从而为教育者在实践翻转教学提供一定的理论支撑,避免在实践中走弯路。因此,我们要先把《翻转课堂》这门MOOC课程的理论基础和真正在教学实践中的翻转课堂的做法给区分开来。

说说实践中的翻转课堂吧,真正的高水平级别的翻转课堂在实践教学中,应该说是离不开信息技术的支持,也就是现代高科技网络或者电子产品的辅助,因为根据北大汪教授《翻转课堂》这门课程的理论来看,真正高级别的翻转课堂教学实践中的课前自主学习是一种学习者需要依托一定媒介(网络、电脑、平台等)的方式来完成自主学习的,不管是教者在这种媒介上提供的课前微课小视频,还是教者在微课小视频中嵌入的相关联系以及教者要求学习者在学习完微课小视频后的作业练习和任务完成,如果有高科技又功能强大的平台媒介作后盾的话,那应该对在实际翻转课堂的教者和学习者是有很大帮助的。原因如下,第一如果有高科技的设备和各种功能完善的平台支持,那么教者在课前不仅可以提供给学习者微课意外,还能提供给学习者其他的相关学习资源和多样的课前学习任务,并且能满足学习者用不同的形式来展现课前自主学习的成果,这样的课前自主学习的广度和深度也会因为技术设备的支持得到一定的保障,还有因为高科技技术的支持,教者也能通过功能强大的平台第一时间了解并反馈到学习者课前自主学习的精准情况,然后根据学习者的课前学习情况,进一步有针对性的设计翻转课堂的师生在教室里4045分钟的知识内容课堂活动。当然,如果一个教者能有非常完美的专业素养和超前的预见性,那么教者可以在学习者课前学习之前就根据知识的内容与重难点的目标来预设我们的课堂内容与活动,这其实就是翻转课堂的课堂活动教学设计,只是在现今如此发达有复杂、信息量庞大、资源繁多的网络社会中,假设一个学习者真正有了学习的欲望,那么这个学习者是不太会只满足与课堂45分钟的学习时间,也同样会对教者在课前所提供的一切翻转课堂课前学习资源有更多的质疑和更深的探究。言归正传,笔者其实想表达,真正高水平级别的翻转课堂的课前自主学习应该说是有与微课这个东西有关联的,至少教者提供翻转课堂课前的学习资源中把微课作为一种较好的学习资源来提供给学习者进行相对有效的学习。

但话又说回来,由于各个教育机构和学校的条件和环境的限制,有专家学者也提出翻转课堂的课前自主学习时,教者提供的学习资源不一定必须是微课这一资源,也可以是文本或者其他网络地址的链接等形式,笔者在这里是认同其说法是具有合理性的。只是,从这一方面来看,没有电脑设备,没有网络支援,没有技术帮助,没有平台支撑,在“多无的简陋情况下,我们的翻转课堂也是可以排除万难实践的,但这种初步的实践的就不具备高水平的级别了,教者也许只能用纸质文本资源来替代课前自主学习资源的多样性了,此时,教者也就无法实现把课前的准备的微课资源很好提供给学习者了,那么这种相对比较初级的低层次级别的翻转课堂的尝试就与微课似乎没有多大关系了。

综上所述,也就是说,翻转课堂在实践中与微课的关系是:如果教者在翻转课堂的课前自主学习把微课作为一种学习资源提供给学习者,那么是有利于学习者进行翻转课堂的课前自主学习,如果没有微课资源,我们其实也能进行翻转课堂的课前自主学习,只不过没有高科技的支持,可能学习的广度和深度会有一定的影响。但是我们绝对不能说不使用微课就不时翻转课堂的实践,微课不能成为衡量是否进行翻转课堂实践的一个判断标准,只能说微课这东西是可能影响翻转课堂实践效果的一个因素罢了,因为技术永远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应该是我们的教师。

值得一提的是,前面仅仅谈到了翻转课堂的课前自主学习这个环节与微课有一些值得注意的关系,接下来笔者要阐述的是翻转课堂实践中最核心的部分:40—45分钟的课堂教学活动,这是翻转课堂实践的关键,翻转课堂之所以被称为翻转课堂,是因为它最大的特点在于真正发生在教室40—45分钟的一节课总的活动内容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包括师生关系的变化,学习内容颠覆性的变化,这里笔者就不一一具体列出其中的变化,可参看中国大学MOOC北大汪琼教授《翻转课堂》的第一讲课件内容就能明白),笔者在此主要想说的是翻转课堂的40-45分钟的教室课堂活动与微课是否有关系呢?实际上,现实教学过程中,也有不同科目和认识存在层次差异的一线教师会误解教者在实际的教室40—45分钟的课堂活动中,使用了微课,让学生得到了知识,并还认为这个微课的内容比教者自己教授的还好,也就是翻转课堂了,应该说这种想法有其合理性,当然也有极不科学的一面。合理性在于如果该教者在40—45分钟的教室课堂活动中为了引领学习者进行知识的巩固、内化和迁移运用等高阶段的学习活动,因自身水平有限,从而借用别人制作的既形象又生动有趣的微课来辅助学习者能顺利又更好的进行知识的深入探究,因为这种需要教者把合理的微课呈现给学习者,这中在实际40—45分钟的教室翻转课堂的活动中用微课是有合理性存在的,笔者认为这样利用微课不违背翻转课堂的理论核心理念;相反,教者在40—45的教室翻转课堂活动中,教者仅仅是为了用微课来替代以前传统知识的灌输方式,用微课进行重复的课前自主基础知识内容的学习,那么就是形式上的为了用微课而放微课,对微课在翻转课堂的课堂活动中的运用目的不明确且很混乱,那么即使这样的微课被生硬地搬到了翻转课堂的课堂活动中进行,这样的翻转课堂的课堂活动时失败的,完全可以被看成是伪翻转课堂,这种在伪翻转课堂的课堂活动就与微课没有任何关系了,可以说这样的微课使用与真实的翻转课堂实际教室40—45分钟的课堂活动是多余的,也是浪费时间的行为。这样告诉我们教者,作为教者在真实进行翻转课堂实践尝试中更应该处理好微课与翻转课堂的课堂活动的关系。

关于微课、翻转课堂、慕课

笔者在写下这三个名词时,应该说是有很多想法的,在笔者认为这三者应该说是有一定的密切联系的,并不是孤立存在的,但它们三者肯定又是有区别的,只是笔者在阐述这三者的关系和区别之前,想把这三个东西放在一定的环境之下,也就是有强大的信息技术网络和功能强大的平台的环境下来进行拙略的分析。

这样想,一个微课可以上传到一个功能相当完善的平台上,可作为真正高级别的翻转课堂的课前自主学习的学习资源,供学习者有目的的去学习,当然也可以为40—45分钟的翻转课堂的课堂活动而服务(只是翻转课堂的课堂活动中教者要用到的微课与提供给学生自主学习的微课应该在设计到的知识点的质量和深度上是有区别的),这样微课就与翻转课堂发生了密切的关系了。同样教者在真正高级别的翻转课堂的课前平台上根据学科的不同单元提供了一些列的微课资源(系列微课),还包含课前自主学习的各种检测、作业、任务等完成,这样的微课系列可供学习者随时随意学习,有没有要求学习者在实际的教室(地点环境)和时间(40-45分钟)的限制,那么这种课前在线平台上的微课和各种作业检测任务,就可以认为是一门比较朴素的MOOC,因为MOOC的学习对于学习者来说就是不存在严格的时间与地点的限制,但如果学习者为了取得某门慕课的证书而学习的话,是要受到慕课课程本身设计时间周期的限制,如果仅仅就是为了学习,而不想达到取得证书的目的,那慕课的系列课程学习就完全不受时间、地点、年龄的影响了。而慕课的在线学习完成后,是不会要求学习者必须要到实际教室去参加某一节40—45分钟课堂活动,有与课程教师产生的面对面交流,不过慕课的线下学习者们也有组成团队一起继续共同研学的情况存在,但这是学习者自发的,不是教者严格要求的,这实际上就是翻转课堂的课堂活动与慕课的学习活动一大显著区别所在。当然还有明显的区别就是,翻转课堂的某一学科知识对学习者最终考核也是需要学习者在现实某一固定地方和固定时间完成,而慕课有固定的时间,但是没有固定的某一现实的地方,一切都是在线完成。

只不过,现在因MOOC而衍生出来很多形式各异的慕课,比如SPOCDOCC等,这些形式各异的MOOC变身,实际上都是某些高校或者培训机构为了特定的学习者制作的,有的MOOC还结合学科的实际教学课堂活动,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用变身的MOOC来为翻转课堂服务了。

如果把微课看成是一个细小的元素,那么它可以为翻转课堂而服务,如果把翻转课堂的课前在线自主学习的系列资源看成是一个较大的元素,那么这一系列的在线学习资源可以为MOOC服务,如果把MOOC的在线学习资源看成是一个更加的元素,那么结合有教者和固定的学习者在真实的教室课堂40—45分钟的学习活动的话,那么我们是否可以看做是比较高级别的翻转课堂呢?

所以,微课、翻转课堂、慕课三者应该是有联系的,也是有区别的,而以上也只是笔者在学习和实践过程中的一些浅薄认识,至于会不会给读者带来一些启示,笔者不敢夜郎自大,如有不到之处,敬请质疑指教!

 

 

 

 

版权信息:    

本文经作者朱芹老师许可,发布在本网站。所有权利与义务属朱芹老师所有。如需转发,需得到朱芹老师同意与许可。

 






»版权所有:《SCL教学范式探索者》 → 《浅谈微课、翻转课堂和慕课的粗略区别和联系》;
»本文网址:http://www.eurasia.pw/post-92.html
»除特别标注,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互联分享,尊重版权,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 各种观点